导航菜单

口才读写并行发展,两个黄鹂如何在新语文赛道继续展翅

兴发娱乐网址 口才读写并行发展,两个黄鹂如何在新语文赛道继续展翅

  今年年初,教育部下发通知,2019年秋季新学期开始,全国所有中小学生的语文、历史、道德与法治都使用统一部编版教材。其中,在语文科目方面,古诗文将大量增加。回归人文性、增加传统文化学习成为了语文学科的要求,再加上新高考改革下语文学科难度提升,尤其是经过精美包装的“大语文”这一大热概念的出现,风口来了。

  而2010年少儿语文培训机构两个黄鹂的成立,要比这个风口早得多。“两个黄鹂”这个名字让人印象深刻,说不定还要顺嘴接下去: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。

  多知网了解到,两个黄鹂去年整体营收5000万元,由线下直营、to B业务(品牌加盟和课程输出)、线上教育、图书出版IP开发四部分组成,其中线下直营业务贡献了大部分营收。

  其创始人肖弦弈表示:“今年,两个黄鹂还要持续完善课程,将在线教育引入良性轨道;扩大市场份额,做多收入;也会考虑在适当的阶段融资。”

产品体系,直营校区根据需求开课

“好口才能否从儿童时期开始训练获得?如果可以的话,应该训练什么?”这些想法直接促使他进行了为期两年的实验。

  在最初的实验室里,肖弦弈布置了语言训练多媒体教室、电视台、广播台和形体教室等,招募了100多个4-15岁的孩子,并邀请各大学播音系老师作为合作伙伴和指导老师,这便是两个黄鹂教研的开端。从这个集产学研一体的少儿口才培训课程切入市场,这也是其有别于市面上大部分语文培训机构的典型特征。

  创业初期,从办公室租赁装修、公司手续跑通、客服电话接听乃至地推获客都需要肖弦弈亲力亲为。有了第一批40余名学生基础之后,后期依靠服务口碑和转介绍来获取自然流量。

河流,他一边在中国传媒大学教书,一边做两个黄鹂的教研,“很累很苦,备课,看论文,做市场调研,开发产品,往往都要到凌晨两三点才能上床睡觉”。在其书《关键期口才》的序言里,肖弦弈这样回顾了那段日子。

  2016年10月,北京秋高气爽,夹在教学与项目中间的肖弦弈做出决定辞任大学教师去做语文教育。“我觉得我的前半生就是在为这个事业作铺垫,觉得这个事情值得我用后半生的时间去努力。”肖弦弈在博文中写道。

  恰逢此时,肖弦弈找到了中国传媒大学艺术高考“北广之星”创始人陈丹,邀请她加入两个黄鹂,陈丹已经在少儿艺术培训领域浸淫超过10年,做了多年的艺术培训,她觉得艺考属于短期速成的应试教育,机构本身的发挥余地较小,少儿教育行业则潜在巨大的机会。就这样,陈丹加入两个黄鹂担任CEO,全面负责公司管理和运营,而肖弦弈则负责产品研发和教学以及战略。

  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看起来都具备了,两个黄鹂也从少儿口才培训切入到少儿语文培训,开始迈入规模化发展之路。

  如今两个黄鹂北京5个直营校区已经有了将近2500名学生的规模。除了直营校区,两个黄鹂有加盟校,加盟机构有100多家,课程输出合作机构有200多家。

  “语文学不好,别的是学不通的……我是完全提出文学、历史、哲学、科学要全面融通的。”目前,两个黄鹂的课程从单一的产品线发展成新语文教育体系,原来只是“语”,现在也有了“文”。

  两个黄鹂分“口才”与“读写”并行的产品体系:

  “口才”包括少儿播音主持、关键期口才、少儿演讲、少儿朗诵、少儿国学、少儿戏剧等一系列与口才相关的课程。

  “读写”则涵盖阅读类(含文言文阅读、高效阅读等)、写作类(含我是小记者、同步作文等)和新语文(读写合一)等“缺哪儿补哪儿”的细分专项课程。低年级的素养课续报率超过60%,高年级的学科课更是高达90%。

  两个黄鹂线下采用10余人的小班课,目前的班型是口才课10人班,读写课15人班左右。

  而其线下直营校区并非所有课程都开设,而是重点开设几门课程,根据地理环境区位因素,确定附近用户的需求点。

  这样的课程体系建设并非一蹴而就,在教研合一的研发模式下,以需求为导向研发课程、教学环节贴近学生实际需求、根据学生反馈再打磨,形成良性循环。

  线上大班课上线三个月已有两三千付费学员

  相对传统线下而言,线上课程的学生和学情也更为复杂。虽是一块难啃的骨头,但面对在线教育的巨大市场,两个黄鹂再不入局可能就要错失良机。

件不成熟,当时的线上业务尝试并无下文。

  如今,随着多年的资源积累及互联网直播技术的成熟,肖弦弈再次入局在线教育,线上课程更加考量标准化课件、老师的教学水平。

  两个黄鹂从一对多的大班课开始做在线教育,不定期推出专题课程,最大化利用良师资源,根据老师的知名度和状态决定开课人数,不对上课人数做太多限制。

  至于为什么不选一对一模式,肖弦弈坦言好老师毕竟有限,出于成本考虑,决定放弃这一班型。

  经过三个月的探索,两个黄鹂已拥有两三千名线上付费学员。随着名师的推出、课程的完善,将在线教育导入到良性轨道也是两个黄鹂今年的小目标之一。

  老师分1至15级,工资体系跟级别挂钩

  教研与师资质量往往是教育的核心壁垒,语文学科也不例外,但是语文学科在老师培养方面有更多的维度。

  在老师招聘方面,两个黄鹂“要求有本科学历;没有教学经验可以培养,主要是有好的基础,当然更看重有一年及以上教学经验的;看价值观是否契合,是否喜欢语文行业;还要看老师的表现力,知识储备、教学能力以及专业能力。”

  两个黄鹂老师的招聘流程有三大关:各研究院(语科研究院、文科研究院和综合语文研究院)院长负责初试,通过初试后,由肖弦弈考察专业能力和教学能力,陈丹把关职业素养。

  紧随其后的教师培训流程,包含怎么磨课、怎么备课、怎么上课、怎么与家长互动、教学效果如何呈现等。既有标准化的内容供自主钻研,也有师带徒培训机制。两个黄鹂还会通过半年一次的考核机制来检测老师的教学水平,分面试和笔试,还根据工作量、续班、满班、转介绍等维度建立1到15级的分级体系,级别有浮动,工资体系跟级别挂钩。

  据透露,其团队现有在职员工120余人,其中老师占一半。

  风口还是虎口?

  近来,中国民营教育的语文培训课程异军突起,“大语文”由原本的一个集中在文学史的课程产品而蔚然成荫,拓宽为一个选手众多的细分赛道。

  两个黄鹂则提出以提升4-15岁孩子“语”和“文”并重能力(母语听说读写能力)为目标,融通文学、历史、哲学、科学,以期实现知识+能力+素养的协同配合这正是肖弦弈倡导的区别于“大语文”概念的“新语文”教育体系。

  从政策层面看,伴随着2018年1月6日教育部《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(2017版)》的发布及新高考改革序幕的拉开,敏锐的市场看到风向,各路推手对语文学科的推力就在不断加强。

  其次,随着家庭生活水平的提高,家长对孩子的语文教育也愈发重视。根据国家统计局2019年2月28日发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,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增长8.7%。高效阅读、读后感写作等更细化的市场需求被激活,相关课程应运而生。

  另一方面,质疑也缠身许久。

  语文学科界限模糊、课程产品高度同质化、成熟且标准的效果评价体系有所欠缺、政策中的语文核心素养等教学成果难以量化,是目前各类语文培训课程所共同面对的难题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语文学科侧重长期积累,阅读和写作的提升难度较大。不像数学、英语那般短期见效,成效的遥遥无期,让急于求成的家长难以接受。而资本加码下的各路教学机构往往鱼龙混杂、各成一派,最终又将语文学科教育导向杂学化、一锅烩的境地。

,查看更多

达到当天最大量